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 :主页 > 脚垫 >
让石材回归原有的价值
* 来源 :http://www.0554lp.cn * 发表时间 : 2020-08-10 17:47

刘良:当下行业普遍在生产、营销及发展思路上出现了偏差。产业发展20多年来,我们一直在当搬运工,最大的利润让矿山主赚走了。好不容易花钱、花精力帮矿主把石头卖出好价钱了,他们却随时可以与其他人合作,石头库存的压力却要由我们石材人来承担。同质化、低价策略更进一步加深了对产业的伤害。

王清安:恰恰相反,这不但不是弱化反而是强化南安水头的产业基础。要知道全国超过半数的石材产业主导权掌握在南安人手上,想让主导权发挥更大的作用,便需要寻找更高端、更便捷的市场基地。

王加福:南安石材人的向心力在该项目上得到最大的体现,首期投资已达到25亿元。该项目几年前便开始酝酿,前期我们进行了大量的调研与市场分析,精准且不盲目的投资是经得起推敲的。产业城针对解决的便是产业升级面临的短板,例如物流辐射区域,例如人才及技术的引进。首期展会吸引了200多家国内外企业参与,近半数都是南安企业。值得一提的是有十余家国外企业组团参展,他们看中的便是新产业城的后期发展潜力。

刘良:石材产业原本就是“买全球、卖全球”的生意,南安石材产业也从未停止过向外发展的步伐。经济调整期,市场更加敏感多变,从产品到服务,市场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想要跟上消费升级的步伐,自然要逆市前行。单打独斗、不用考虑成本的粗放型发展黄金期已经过去了,抱团协作将成为新常态。协作也不只停留在行业内,会更多地存在区域间、跨行业中。例如与装饰行业的合作,例如南安市政府提出的“泛家居”概念等等,这些做法都值得提倡。

南通新石材交易市场的落地预示着南安石材产业网络覆盖范围的进一步扩大。在当地的石材协会成员中,从会长到秘书长及名誉会长大部分也是咱厝人,市场话语权依然掌握在南安人手中。很高兴华辉在其间也担当了重要的角色。我们在南通已落地数万平方米的生产基地,有了这个重要的枢纽中转,未来南安当地的优质产品便可以更加便利地发往全国甚至全球各地。

我们认为只有启动品牌化战略才能突围。我们开发了以提供整体解决方案为核心的消费终端品牌——大璞,引入“泛家居”理念,整合家居等业态,吸引异业优质经销商,增强消费者对品牌的认知度。采取标准化与定制化两大产品线策略,在增强设计、提高生产水平、一站式购买等方面用功,用服务附加值来摆脱低端竞争,让石材回归原有的价值。

你有好的设计,我有好的加工水平;你有好的矿山资源,我则距离市场最近。没有不好卖的石头,只有不会卖的企业。随着产业升级的需求,更多石材人愿意资源互补,分享共赢。

日前,在江苏省南通市,崛起一座总规划面积达16000亩的现代化石材产业城。该产业城的操盘手——东升石业股份是南安水头规模化石材企业。产业城总投资超过百亿元,一期入驻建设的36家生产型矿主企业也大多是南安人。上周,首届中国(南通)如皋国际石材与装备展在产业城内举行,国家级石材、装饰建筑行业协会均派代表参加,更有国内百强装饰品牌企业派员到场。

周晓遵:南通拥有明显的港口优势,附近多个重要城市也是石材的主要销售市场。此前与此不相称的是,当地虽有建筑之乡的美称,可是企业大多还是以小和散为主,附近也始终没有形成一个规模化的专业石材市场。南安企业正是看到了这个市场的空白,才有了此次的抱团发展。一吨石材从福建运到西南地区往往需要一个多月时间,而从南通发货却只要7天左右的时间。仅物流成本效益便值得产业关注,与其说是企业逆市投资建设,倒不如说是经济调整期,产业链上下游整合的必然选择。

问:目前很多行业包括石材产业在内,都在经历着阵痛期,企业家投资大多趋向谨慎,泉州南安石材行业为何会选择在这个时候抱团建设异地交易市场呢?

周晓遵:我们新的生产厂房已经开始投入生产,与南安的生产基地遥相呼应。两地各有侧重,配合紧密。受到土地资源等因素的制约,南安石材产业发展必然需要从外到内的升级,占领下一个经济增长的风口。我们旗下的大璞品牌也在布局终端市场,而新产业城的位置为终端客服网络的设置提供了便利,更为南安企业的发展提供了有益补充。

精美的石头会唱歌,想让市场听见美妙的旋律,光靠一两家企业的声音是不够的,还需要“和声”。当下石产业正在刮起品牌建设风,有的侧重终端门店,有的坚守工程建筑,有的主打标准化采购……品牌建设模式百花齐放,依据企业自身特色,寻找新蓝海,只要找准自己的“音域”,相信在不远的将来,企业定能共同奏响新的“石乐章”。

问:目前摆在石材行业人面前的最大困难是什么?应该如何去应对?

石材是资源性产品,其个性化的特性,契合当下消费升级的需求。如何进行供给侧改革?我认为一是要占领矿山资源,让矿主承担自行推销石材、展示石材的责任。二是要转变思维,运用互联网工具,进一步压缩从矿山到终端的中间环节,用扁平化管理方式提升行业利润。三是要加强品牌建设,提质量,降成本,找需求,促合作,确保行业的良性发展。

业界评价称,产业城的建设堪称泉州石材产业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一次抱团扩张。在经济转型期,泉州南安石材产业为何会逆市迈出这一步,此举对于本土产业又将意味着什么呢?本期民企观察站就此问题进行讨论。

王清安:这是石行业发展的必然趋势。南通地处长三角交通要塞,可全面辐射华北、华东等重要城市,可谓是兵家必争之地。另外其辐射的众多城市,包括上海、重庆等地,也是石材产品重要的销售区域。恰恰是在产业调整阵痛期,才更加需要这种抱团的向外扩张。龙头企业带头携手走出去,这不只代表行业的信心,更可据此有效降低产业物流等经营成本,提升区域石产业的竞争力。

王加福:仅南通每年的建设市场容量就高达几千亿元产值,还不包括周边长三角的其他重要城市。这么大的市场份额,原本就是南安石产业的主要关注目标。产业城凭借稀有的地理优势资源,可全面享受到国家“一带一路”各项政策的利好,更好地助推南安当地的产业发展。可以说是南安产业升级的“大补品”。

王清安:目前行业面临的最大难题便是同质化竞争,全产业的整体工艺水平还不高,在技术上,在人才上都存在短板,无法最大限度地发挥当地产业的优势。如何破解?说起来并不难,无外乎便是引进人才与技术升级。然而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以华辉石业为例,目前企业的优势产能还是聚焦在如机场、高端精装公寓、高级写字楼等大工程上,为了提升整体工艺水平,仅去年到今年我们就花费了数千万元,购置国际高端生产设备,进一步满足市场上对于异形、雕刻、水刀拼花等石产品的消费升级需求。在人才方面,我们采取向外引进与内部培训的内外兼修策略,特别在内部培训方面,经常组织相关人才积极参与各项交流学习活动,全面接触国际前沿的行业信息。

"石善班"已经开到第三期,该班隶属于厦门大学edp中心,汇聚了南安及全国老中青三代石材界精英。大家在一起谈论最多的便是如何抱团,如何让新模式落地。”周晓遵说,无论是共建产业城,还是企业各自的品牌化运作,都少不了行业有序的环境,少不了诚信经商的土壤。

问:此次南安石行业在异地抱团协作开创新市场,是否会弱化南安水头的产业基础?

周晓遵:石材企业与终端消费者的距离太远,无法第一时间掌握市场需求动向,也难以与消费者产生互动,因此对于石材的实用性运用也仍处在初级阶段。当下市场的现状可谓是冰火两重天:个别优质企业订单多得来不及完成,有些落后企业却面临被淘汰的命运。

刘良:南安石产业要发展,势必面临粗放型产能转移的问题。把优势核心的设计产能留下来,通过新市场吸引全国甚至全球对南安产业的关注度。英良石材在南安建设了全球最大的石材博物馆,今年内便可以开馆迎接四方游客,高规格的博物馆需要的不仅仅是泉州当地的游客,同样也需要长三角地区甚至全球客商的关注。